登录

世博会参展的15条娃娃鱼全部死亡

最新资讯
0 740

        2010年5月1日上海世博会召开,8月初经有关主管部门批准,与恐龙同时期、距今三亿五千年的动物“活化石”——中国大鲵走出秦岭,亮相上海世博会陕西馆,不少游客慕名而至。但由于对周围环境不适应等问题,15条参展大鲵相继死亡。

        得知 “娃娃鱼”来到世博园区,最近几天,陕西馆的人气更加旺了,“娃娃鱼”展示区的通道被围观的游客挤得水泄不通。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最近因为增加的各类互动活动,以及 “娃娃鱼”的展示,陕西馆近几天的参观客流增加了5%左右。参观客流不断增加,为了保障“娃娃鱼”展示能够顺利进行,陕西馆方面专门安排了一名工作人员现场看护,维持展示区域的秩序。

        记者来到陕西馆。 “娃娃鱼”的展示区就位于馆内的假山处,为了看到 “娃娃鱼”,大量的游客围聚在玻璃缸前,惊奇地探着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工作人员小安就是馆方专门安排来看护 “娃娃鱼”的,她告诉记者,“娃娃鱼”已经到陕西馆一个星期了,不少游客慕名而来。看到 “娃娃鱼”大家都欣喜不已,马上拿起相机不停地拍照, “由于到了陌生的环境,‘娃娃鱼’受到闪光灯的惊吓后,不停地用后腿和尾巴用力踏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提醒游客,馆方第二天就在玻璃缸前贴上 “禁止拍照”的提醒。“还是有不少游客会不听劝阻照常拍照,我只能不停提醒游客,要关闭闪光灯,可是 ‘娃娃鱼’还是不停地受到骚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记者让小安到一旁休息,代替她维持现场秩序。 “哇,好大的‘娃娃鱼’啊。”游客们争先恐后地趴在玻璃缸前。对于馆方 “禁止拍照”的提醒,一些游客根本视而不见,即使在记者的提醒下,一些游客还是要快速抢拍一张。

        记者现场统计, “娃娃鱼” 3分钟内就遭遇11次闪光灯。就在记者疏导通道上的游客时,一名小学生伸出小手捂住一名游客的镜头: “不可以拍照!”孩子严肃地看着中年人,这名中年人尴尬地走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娃娃鱼”除了要遭遇游客闪光灯的袭击,还要遭遇其他的骚扰。由于大鲵趴着不动,不少游客用力地拍着玻璃,大鲵受到惊吓后,不停地挣扎着身体。一些家长为了让孩子看得更清楚,甚至让孩子直接踩到了假山上。 1个小时下来,记者的嗓子已经有些沙哑了,小安递来了一盒润喉糖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参展的15条大鲵中,一条号称“鱼王”的娃娃鱼它身长约1.4米,重约20多公斤。大鲵因其发声似小儿啼,又被叫做“娃娃鱼”。近几十年,因环境变化,野生大鲵种群规模不断萎缩,已经被列为国家二类水生保护野生动物。

        汉中市渔政监督管理站站长杨文杰,同时也是汉中市水生野生动物保护与发展协会(简称大鲵协会)的秘书长。昨日,杨文杰告诉记者,今年7月,上海陕西商会通过大鲵协会,要求组织一批大鲵到世博会陕西馆展出。汉中的几家养殖企业提供了15条大鲵,其中“鱼王”为人工繁育,体呈棕色。

那时上海气温近40℃,7月27日,15条大鲵亮相上海世博陕西馆。工作人员每天换水并且一日加三次冰块降温。陈文友说,大鲵喜静,但展馆内游人众多,十分嘈杂,大鲵明显受到惊吓,变得焦躁不安,让人十分担忧。

    

2010年上海世博会陕西馆

        轮流休息 大鲵换班参展

        提供“鱼王”的是陕西湑水生物开发有限公司,该公司董事长戴铭恒介绍:“‘鱼王”体长1.4米,体重21公斤,16岁了。”多年从事大鲵人工繁育的戴铭恒说,大鲵尤其喜好幽暗环境,游客的闪光灯对大鲵影响最大。他形容说,一旦大鲵受到惊吓,即使玻璃缸,大鲵也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。野生大鲵生长于清静的幽谷,环境要求阴暗安静,水温清凉。水质酸碱度为中性或弱碱性,适宜生长的温度范围为18~23℃,适宜生存的温度范围为-4~32℃。“大鲵去上海时,是夏季最热的时候,气温太高,大鲵肯定会出问题。”戴铭恒说,10月底参展应该会好得多。

        杨文杰表示,展馆白天有空调,晚上空调关闭,这对大鲵十分不利。陈文友说,为让大鲵休息,他们每日安排大鲵换班轮流展出。大鲵在陕西馆展至8月21日,尽管采取了多种措施,展览期间还是有9条大鲵相继死亡。“鱼王”是8月21日晚8时许死亡的,次日大鲵撤出陕西馆时,仅仅剩下6条较小的,身长约20—30厘米,体重只有几公斤。

        上海参展 大鲵都没回到家

        戴铭恒国庆节假期到上海,在陈文友的住所见到剩余的6条大鲵。“那几条鱼虽然还活着,但已经得了肝病,眼看着不行了。”在陈文友的一再请求下,戴铭恒带走了其中5条。陈文友说,剩下的那条于10月10日死亡。戴铭恒处也传来坏消息,他从上海带回的5条大鲵,途中就死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上海世博会参展的15条大鲵全部死亡,这对养殖大鲵的企业来说是一个沉痛的教训。

陈文友说,现在10条大鲵冷冻在冰柜中,他想做成标本捐献,目前他正在和几个养殖企业商量此事。